内蒙古坚持统筹抓好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 绿富同兴 小康路宽

2020-08-05 08:58:50  来源:人民日报  责编:陈晨

  白帆点点,水光潋滟,成群成群的赤麻鸭、海鸥,在水中嬉戏觅食。这里是塞外草原——内蒙古第三大内陆湖岱海。

  “前几年岱海面积一直在缩减,2018年开始停了下来。”在岱海边生活了一辈子的农民索太平保激动地说,“现在再也不担心岱海继续缩小了。”

  生态向好,得益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实施的以农业节水、工业节水、河道疏浚、应急补水、生态恢复、水质恢复为主的“两节两补两恢复”综合治理措施。截至2019年底,岱海周边地下水位比2016年上升22.66厘米,湖面不再萎缩,水质有了改善,游客也越来越多。2019年,乌兰察布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1943万人次,增长10.4%;全市旅游业带动贫困户3711户、8944人增收793万元。

  内蒙古地处祖国北疆,是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最集中、危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。对内蒙古工作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,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努力把内蒙古建成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”“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”“探索以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”。

  近年来,内蒙古自治区坚持“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”理念,以扎实举措统筹抓好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

  呼伦贝尔草原致富带头人米吉格道尔吉——

  “科学利用草场让我们受益无穷”

  夏日的草原,处处绿意盎然。7月16日,记者一行来到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,只见原野上许多网围栏已被拆除,牛羊正在悠闲地吃草,碧草随风摇曳,涌动如浪。

  芒来嘎查曾经是贫困嘎查,如今是全旗牧区现代化试点建设的排头兵。这一变化,离不开嘎查“80后”党支部书记米吉格道尔吉。

  “过去由于分散经营,收支成本没有很好计划与控制,牧民收入很低。”米吉格道尔吉带着嘎查两委班子反复讨论和研究致富门路,发展脉络渐渐清晰——成立牧民养羊专业合作社,按照自愿原则,将18户牧民家的牲畜和草场进行集中分配,实现规模化、集约化、产业化经营。合作社成立4年后,18户牧民户年均收入提高近1万元。

  轮牧释放活力,合作尝到甜头,牧民的干劲越来越足。在米吉格道尔吉带领下,2019年6月,新巴尔虎右旗第一个股份制专业合作社——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,合作社整合了嘎查39万亩草场和5800多头(只)牲畜,让88户、248名牧民成为合作社股东和社员。

  米吉格道尔吉介绍,合作社按照草畜平衡的标准,制定了牲畜划区轮牧方案,拆除了网围栏,科学划分四季轮牧草场和打草场,在保障草牧场生态平衡的同时,畜牧业也得到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牧民阿拉登仓曾经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加入合作社后,他和妻子将自家的180只羊加入到合作社的集体羊群中共同放牧。阿拉登仓告诉记者,“去年一年纯收入11万元,贷款还完了,也脱了贫,现在生活富裕了。这样的合作社好得很,我会一直干下去。”

  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成立以来,牧民生产成本明显降低,就业择业渠道拓宽,生活质量显著提升。“科学利用草场让我们受益无穷。”米吉格道尔吉深有感触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内蒙古自治区10.2亿亩可利用草原落实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,年均完成人工种草1500万亩,居全国前列,2019年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44%,比2012年提高4个百分点。

  大兴安岭老林业工人于久江——

  “不再砍树当导游,小康生活不用愁”

  “高高的兴安岭,一片大森林。”在这样的歌声里长大的护林人于久江说:“祖祖辈辈靠山吃山,砍树卖钱,现在不砍树了,收入反而翻了好几倍,真是不敢想。”7月17日,记者在阿尔山市白狼镇林俗村见到他时,他正忙着套马车,驾好辕,紧了紧笼头,把缰绳系在车头,等着游客上车。

  白狼镇地处大兴安岭中段岭脊南侧,居民主要以林业职工为主。于久江以前是阿尔山市白狼林业局的一名林业工人,一个月收入2000元。2000年,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正式实施,大兴安岭林区得以休养生息。于久江的工作从伐木变护林,管护3万亩林地。

  “林区最怕的就是火了,等松针一积厚,护林防火的压力特别大。”在林区生活了几十年,于久江很是清楚。

  不伐木了,老林业工人虽然还有工资,但算不上富裕。为此,白狼镇鼓励大家搞特色旅游增加收入。

  于久江也在2013年办起了林家乐。夏天拉马车,带游客欣赏林区风情;冬天拉爬犁、雪圈,带游客体验冰雪乐趣。“这两年日子真是红火,来玩的大巴车常在门口排队。”老于开心地说,“真正实现了‘不再砍树当导游,小康生活不用愁’。”

  林家乐之外,于久江还种了5万多棵树苗。每月拿一份4000多元的护林工资,加上搞旅游、种树苗,一年收入10多万元。“现在这日子别提多充实,这就是我的小康生活。”老于一脸幸福。

  近年来,阿尔山市努力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发展理念,让旅游产业成了脱贫奔小康的“金钥匙”,目前旅游直接从业人员已超1.4万人。2015年到2019年,旅游人数从252.19万人次增长到498.63万人次,旅游收入从32.99亿元增长到60.77亿元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内蒙古生态屏障功能得到进一步巩固。年均完成林业生态建设任务1200多万亩、居全国第一;森林面积3.92亿亩、森林蓄积量15.27亿立方米,分别比2013年增加1905万亩和1.82亿立方米……

  毛乌素沙地牧民吉日嘎拉图——

  “和沙地‘打仗’40年,我们胜利了”

  2019年,内蒙古的森林覆盖率为22.1%,比2013年提高1.07个百分点。刚听介绍时,感觉这个数字似乎不大亮。但打开地图,看着成片成片黄色的沙地,就发现这一个百分点有多么难得。

  毛乌素沙地,总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。7月19日,记者来到这片沙地腹部的鄂尔多斯市乌审旗。

  车沿着沙漠公路往里开,两旁是一棵挨一棵、一行接一行、一片连一片的各种绿植,很难想象,这里曾经是漫漫沙海。

  “和沙地‘打仗’40年,我们胜利了。”58岁的吉日嘎拉图感慨。

  吉日嘎拉图,蒙古族,乌审旗乌审召镇布日都嘎查牧民。他告诉记者,1984年,布日都嘎查实行“草畜双承包”责任制,他家分到14000多亩草场,但真正能放牧的不足600亩,零散分布在沙丘间。那时风沙肆虐、土地贫瘠,自然条件十分恶劣。

  “必须封住明沙!”全家人下定了决心。封明沙要用沙柳,吉日嘎拉图和妻子赶着毛驴到30多里外找沙柳、运沙柳,回来栽沙柳。好不容易把沙丘围住,风吹一夜,沙柳又全被埋了。

  “就这样种了埋,埋了又种,一直坚持了五六年。”吉日嘎拉图记得,直到1990年才摸索出治理沙丘的办法——先固一面坡,再治一堆丘。他和妻子找准沙丘的一个侧面全种上沙柳,这样柳条就不会被埋……

  摸索出这个办法后,全家人信心大增。随后购置了拖拉机等,种树种草效率大大提升。这些年过去,吉日嘎拉图家的14000多亩草场,如今已有八成实现绿化。

  驯服沙地,沙地吐金。吉日嘎拉图家在治沙增绿中也收获了好日子。他家如今养着200只羊、50头牛,每年草畜平衡补贴有5万多元,公益林补贴4000多元,每年平茬后的沙柳枝卖给生物电厂又有一笔收入,农闲时还能出去打工挣钱。吉日嘎拉图在他家160多平方米、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告诉我们:“我家去年纯收入就有20万元。”这个朴实健壮的汉子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乌审召镇镇长党新峰介绍,当地生态治理总规模目前已达181万亩,植被覆盖度达74%,森林覆盖率达33.29%,2019年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2万多元。

  毛乌素沙地只是一个缩影。如今,内蒙古境内四大沙漠都已相对稳定,林草盖度均有提高。过去5年,内蒙古每年完成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面积900多万亩,国家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区封禁面积200万亩,乌审旗、杭锦旗、磴口县等27个旗县迎来防沙治沙与脱贫致富的双赢。2019年,全自治区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0555元,比2013年增加近一倍。

  内蒙古,正走在绿富同兴的小康路上。

分享到: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
  • 心养天地间 畅游在通化
  • 大力推进水生态文明
  • 绿色生态之城 千姿幸福百色
  • 联盟单位中国生态文明网
  • 联盟单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
  • 联盟单位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
  • 联盟单位世界自然基金会